<b id="o3koe"></b>
    <strong id="o3koe"><kbd id="o3koe"></kbd></strong>
        1. <cite id="o3koe"></cite>
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o3koe"></cite>
              1. <rp id="o3koe"><optgroup id="o3koe"></optgroup></rp>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o3koe"></rp><tt id="o3koe"><form id="o3koe"></form></tt>

              2. <video id="o3koe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o3koe"><form id="o3koe"></form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  國學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國學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 發布于:2016/10/26 15:09:50 點擊量:
                  放大  縮小  默認
                  晏嬰,字仲,謚平,也稱晏子。春秋時齊國夷維(山東高密)人,齊國大夫。他是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以有政治遠見和外交才能,作風樸素聞名諸侯。他愛國憂民,敢于直諫,在諸侯和百姓中享有極高的聲譽。公元前556年,其父晏弱死后,繼任齊卿,歷任靈公、莊公、景公三世。是春秋后期一位重要的政治家、思想家、外交家。曾奉景公之命,與晉聯姻,曾預言齊國政權終將為田氏所取代。傳世有《晏子春秋》一書,當是戰國時人搜集有關他的言行編輯而成。敢于犯顏直諫,糾正國君的錯誤,提倡節儉并且自己能身體力行。靈公,莊公、景公三帝,均在齊國為官,是名副其實的“三朝元老”。傳說晏子五短身材,“長不滿六尺”,貌不出眾,但足智多謀,剛正不阿,為齊國昌盛立下了汗馬功勞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善于辭令,主張以禮治國,曾力諫齊景公輕賦省刑,漢代劉向《晏子春秋》敘錄,曾把晏子和春秋初年的******政治家管仲相提并論。 晏子是齊國上大夫晏弱之子。以生活節儉,謙恭下士著稱。據說晏子身材不高,其貌不揚。齊靈公二十六年(前556年)晏弱病死,晏子繼任為上大夫。歷任齊靈公、齊莊公、齊景公三朝,輔政長達40余年。周敬王二十年(公元前500年),晏子病逝??浊鹪澰唬?ldquo;救民百姓而不夸,行補三君而不有,晏子果君子也!”現存晏子墓在山東淄博齊都鎮永順村東南約350米。 晏子頭腦機敏,能言善辯。內輔國政,屢諫齊王。對外他既富有靈活性,又堅持原則性,出使不受辱,捍衛了齊國的國格和國威。司馬遷非常推崇晏子,將其比為管仲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春秋時期,諸侯并起,風云變幻。晏子頭腦機敏,能言善辯,勇義篤禮。他內輔國政,屢諫齊王,竭心盡力拯救內憂外患的齊國。在對外斗爭中,他既富有靈活性,又堅持原則性,出使不受辱,捍衛了齊國的國格和國威。諸葛亮曾在他的《梁甫吟》中稱贊晏子說:“力能排南山,文能絕地理。一朝被讒言,二桃殺三士。誰能為此謀,國相齊晏子。”司馬遷更是對晏子敬佩仰慕有加,他在《史記·管晏列傳》中感慨地說道:“假令晏子而在,余雖為之執鞭,所祈慕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智諫省刑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因景公濫用刖刑,無數人被割去了腳,使臨淄城市場上出現了一種十分奇怪的現象,鞋子很便宜,都賣不出去,假腳很貴,卻買不到,叫做“踴貴履賤”。晏子借景公為他遷府之機,機智地向景公進諫,省去了刖刑。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賑濟災民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齊景公“好治宮室、聚狗馬、******、厚賦重刑”而出現了人民勞動所得公室征去三分之二,只剩下三分之一供老小食用。國庫的糧食腐爛生蟲而老百姓受災凍餓而死。一年臨淄連降幾天大雨,晏子先把自己家中糧食分給災民,三次進諫景公開倉濟民。 
                  力行廉潔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身為三朝宰相,竟始終過著清貧生活,穿粗衣,吃粗糧,居陋室,騎劣馬,景公給他新房,他拒絕搬遷,給他金銀裘皮、好車好馬,他堅持不受,景公見他的妻子又老又丑,把女兒賜給他,晏子更是婉言謝絕。晏子拒賜成為千古美談。也許正是這樣高尚的品格,才使后來的司馬遷發出這樣的感慨:“假如晏子還活著,我就是為他執鞭架馬,也是心向往之??!”
                  戰國齊景公時,田開疆帥師征服徐國,有拓疆開邊強齊之功;古冶子有斬黿救主之功;由田開疆推薦的公孫捷有打虎救主之功。三人結為兄弟,自號為“齊邦三杰”。齊景公為獎其功勞,嘉賜“五乘之賓”的榮譽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們三人挾功恃勇,不僅簡慢公卿,而且在景公面前也全無禮統。甚至內結黨羽,逐漸成為******安定的隱患。齊相晏子,即晏子深感憂慮,想除掉,又擔心景公不允許,反結怨于三人。 
                  ******,魯齊結好,齊景公宴請魯昭公。酒至半酣,晏子奏請開園取金桃為兩國結盟祝賀。景公準奏后,晏子引園吏親自監摘。摘得六個金桃,“其大如碗,其赤如炭,香氣撲鼻”。依禮,齊魯二國君各享一個,齊魯二國相各享一個。盤中尚剩兩個,晏子奏請賞給臣下功深勞重的人,以表彰其賢能。齊景公讓諸臣自我薦功,由晏子評功賜桃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公孫捷和古冶子因救主之功而自薦。二人一自薦功勞,晏子就肯定了二人的功勞,并即刻將兩桃分別賜給了這兩人。田開疆以開疆拓邊有功而自薦。晏子評定田開疆功勞為******,但桃已賜完,說只能等到來年桃熟,再行獎賞。齊景公說他自薦得遲,已沒有桃子來表彰其大功。田開疆自以為這是一種恥辱,功大反而不能得到桃子,于是揮劍自殺。古冶子和公孫捷相繼因功小食桃而感到恥辱也自殺身亡。晏子就用兩個桃子除掉了三人,消除了齊國隱患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節儉圖圖冊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身為三朝宰相,竟始終過著清貧生活,穿粗衣,吃粗糧,居陋室,騎劣馬,景公給他新房,他拒絕搬遷,給他金銀裘皮、好車好馬,他堅持不受,景公見他的妻子又老又丑,把女兒賜給他,晏子更是婉言謝絕。晏子拒賜成為千古美談。也許正是這樣高尚的品格,才使后來的司馬遷發出這樣的感慨:“假如晏子還活著,我就是為他執鞭架馬,也是心向往之??!”
  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
                  二桃殺三士
                  戰國齊景公時,田開疆帥師征服徐國,有拓疆開邊強齊之功;古冶子有斬黿救主之功;由田開疆推薦的公孫捷有打虎救主之功。三人結為兄弟,自號為“齊邦三杰”。齊景公為獎其功勞,嘉賜“五乘之賓”的榮譽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他們三人挾功恃勇,不僅簡慢公卿,而且在景公面前也全無禮統。甚至內結黨羽,逐漸成為******安定的隱患。齊相晏子,即晏子深感憂慮,想除掉,又擔心景公不允許,反結怨于三人。 
                  ******,魯齊結好,齊景公宴請魯昭公。酒至半酣,晏子奏請開園取金桃為兩國結盟祝賀。景公準奏后,晏子引園吏親自監摘。摘得六個金桃,“其大如碗,其赤如炭,香氣撲鼻”。依禮,齊魯二國君各享一個,齊魯二國相各享一個。盤中尚剩兩個,晏子奏請賞給臣下功深勞重的人,以表彰其賢能。齊景公讓諸臣自我薦功,由晏子評功賜桃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公孫捷和古冶子因救主之功而自薦。二人一自薦功勞,晏子就肯定了二人的功勞,并即刻將兩桃分別賜給了這兩人。田開疆以開疆拓邊有功而自薦。晏子評定田開疆功勞為******,但桃已賜完,說只能等到來年桃熟,再行獎賞。齊景公說他自薦得遲,已沒有桃子來表彰其大功。田開疆自以為這是一種恥辱,功大反而不能得到桃子,于是揮劍自殺。古冶子和公孫捷相繼因功小食桃而感到恥辱也自殺身亡。晏子就用兩個桃子除掉了三人,消除了齊國隱患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折沖樽俎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春秋中期,諸侯紛立,戰亂不息,中原的強國晉國謀劃攻打齊國。為了探清齊國的形勢,便派大夫范昭出使齊國。齊景公以盛宴款待范昭。席間,正值酒酣耳熱,均有幾分醉意之時,范昭借酒勁向齊景公說:“請您給我一杯酒喝吧!”景公回頭告訴左右待臣道:“把酒倒在我的杯中給客人。”范昭接過侍臣遞給的酒,一飲而盡。晏子在一旁把這一切看在眼中,厲聲命令侍臣道;“快扔掉這個酒杯,為主公再換一個。”依照當時的禮節,在酒席之上,君臣應是各自用個人的酒杯。范昭用景公的酒杯喝酒違反了這個禮節,是對齊國國君的不敬,范昭是故意這樣做的,目的在于試探對方的反應如何,但還是為晏子識破了。 
                  范昭回國后,向晉平公報告說:“現在還不是攻打齊國的時候,我試探了一下齊國君臣的反應,結果讓晏子識破了。”范昭認為齊國有這樣的賢臣,現在去攻打齊國,******沒有勝利的把握,晉平公因而放棄了攻打齊國的打算??客饨坏慕簧媸箶橙朔艞夁M攻的打算,即現在“折沖樽俎”這個典故,就是來自晏子的事跡??鬃臃Q贊晏子的外交表現說:“不出樽俎之間,而折沖千里之外”,正是晏子機謀的真實寫照。 
                  出使狗國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不但在迎接外國使節的時候做到了堂堂正正,而且在出使外國之時,每次也能態度決然,隨機應變,不辱使命。 春秋末期,諸侯均畏懼楚國的強大,小國前來朝拜,大國不敢不與之結盟,楚國簡直成了諸侯國中的霸主,齊相國晏子,奉齊景公之命出使楚國。楚靈王聽說齊使為相國晏子后,對左右說:“晏平仲身高不足五尺,但是卻以賢名聞于諸侯,寡人以為楚強齊弱,應該好好羞辱齊國一番,以揚楚國之威,如何?”太宰一旁言道:“晏平仲善于應對問答,一件事不足以使其受辱,必須如此這般方可。”楚王大悅,依計而行。 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身著朝衣,乘車來到了楚國都城東門,見城門未開,便命人喚門,守門人早已得了太宰的吩咐。指著旁邊的小門說:“相國還是從這狗洞中進出吧!這洞口寬敞有余,足夠您出入,又何必費事打開城門從門而入呢?”晏子聽罷,笑了一笑,言道:“這可是狗進出的門,又不是人進出的門,出使狗國的人從狗門出入,出使人國的人從人門出入,我不知道自己是來到了人國呢,還是狗國呢?我想楚國不會是一個狗國吧?。⑹亻T之人將晏子的話傳給了楚靈王,楚靈王聽罷,沉思了一會兒,才無可奈何的吩咐打開城門,讓晏子堂堂正正地進入了楚都。 
                  霸業因時而興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晏相國來到了館舍,楚國大臣為他洗塵接風,席間展開了激烈的辯論,楚國下大夫首先發言道:“齊自太公封國建邦以來,煮鹽墾田,富甲一方、兵甲數萬,足可以與楚匹敵。為什么自齊桓公稱霸中原之后,曇花一現,再不能******諸侯了呢?以齊國國土之寬廣,人口之眾多,******之富庶,加上晏相國您的才智,怎么就不能再崛起中原呢?反而向我楚國結盟,這太讓人費解了。”晏子回答: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通機變者為英豪,先前自周失政于諸侯之后,諸侯連年征戰,春秋五霸迭興,齊國稱霸于中原,秦國威振于西戎,楚國稱雄于荊蠻之地,這一切固然有人為的因素,可大多數靠的是天意。先前以晉文公的雄才大略,尚且逃亡四方;秦穆公霸于西戎之后,文治武功盛極一時,其死后子孫衰弱,再也難振往日之雄風;就連你們楚國也自楚莊王之后,亦常受吳晉二國的騷擾,困苦不堪。難道只有齊國衰弱不成?今日齊國前來交好結盟,這只是鄰國之間的友好往來罷了。你作為楚國名臣,本應通曉‘隨機應變’這四個字的含義,可怎么卻也問出這樣愚蠢的問題呢?” 
                  下大夫臉紅著退了下來,身旁的上大夫不服氣地質問道:“平仲您自以為是隨機應變之士,然而齊自內亂以來,齊臣為君死的不可計數,而您作為齊國的世家大族,卻不能討伐叛賊,或棄官明志,或為君王而死,您不覺得羞愧嗎?為什么還留戀名譽地位遲遲不肯離去呢?”晏子正色反駁道:“做大事的人,不必拘泥于小節,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我只知道君主為******的社稷而死時,作臣子的才應該與之同死,而今先君并非為******社稷而死,那么我為什么要隨隨便便從先君而死呢?那些死的人都是愚人,而非忠臣,我雖不才,但又怎能以一死來沽名釣譽呢?況且在******有變時,我不離去,乃是為了迎立新君,為的是保存齊的宗祖,并非貪圖高位呀,假使每個人都離開了朝中,******大事又有誰來做呢?并且******內亂,哪一國沒有發生過呢?你們楚國不是也有這種事嗎?又何必責怪我們呢?” 
                  外貌不足識人
                  又有人不滿地說道:“英雄豪杰,必相貌絕倫,雄偉無比,而今相國您,身高不足五尺,手無縛雞之力,只是徒逞口舌之利的說客罷了。單單依靠口舌,而沒有實際的本領,欺世盜名,不感到可恥嗎?”“我聽說稱錘雖小,能值千斤,舟槳雖長,不免為水浸沒,紂王勇武絕倫,不免身死國亡,為什么呢?我承認自己并無出眾的本領,愧居相位,卻絕不是與您逞口舌之利,只是問有所答罷了。難道我拒不回答嗎?那也太無禮了。” 
                  小人出使小國
                  宴會后,楚靈王接見了晏子,;楚靈王一見到晏子,馬上問:“齊國是不是很缺乏人才?為什么派你這樣一個矮子來出使楚國?”“大王,齊國人多著呢。國都臨淄人口百萬,每人呼一口氣,可以呼氣為云,每人淌一滴汗,可以揮汗如雨。行人來往川流不息,摩肩接履,又怎么能沒有人才?只是敝國有一個規矩,賢明之人出使賢國,不肖之人出使不肖之國,大人出使大國,小人出使小國,而今我無才無德又***不肖,只好來楚國為使,希望大王原諒。” 
                  楚王一時無言以對,正好一對武士押一名犯人從殿前經過,楚王問道:“這個人是哪一國人?所犯何罪?”“齊國人,犯的是盜竊罪。”“晏相國,齊國人有偷東西的毛病嗎?”晏子知道楚王是以此來取笑自己,報剛才之辱,于是從容不迫地回答說:“小臣我聽說:桔子種在淮水以南稱為桔子,甜美無比,而將其移至淮水以北,則變成了枳樹,枳樹之果,小而酸澀,苦不可食,之所以會有這兩種截然相反的情況,實在是土地的緣故?,F在這個齊國人出生在齊國,并非盜賊,而是一個良民,可是為什么來到楚國,卻變成了盜賊呢?這是楚國使他發生了這種變化,齊人之于楚國正如桔子之于淮北,這于齊國又有什么關系呢?” 
                  與國君
                  齊莊公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繼父任為卿(執政的******長官)時,已是齊靈公末年。當時的齊國早已不是管仲為相時的齊桓公時代,中原霸主的地位早已易位,國勢也日漸衰微。偏偏這齊靈公又昏庸怪僻,懦弱無能,還窮兵黷武,屢犯魯境,弄得國弱兵疲,百姓怨聲載道。盡管晏子屢進忠言,卻很少被齊靈公采納。周靈王十七年(公元前555年)十月,晉國率領諸侯的軍隊攻打齊國。齊靈公率兵在平陰(齊地,今山東平陰縣東北)抵抗,結果兵敗逃亡,第二年就死了。齊靈公死后,齊莊公繼位。齊莊公也是一個昏君,他只知崇尚武力,而不顧道義。他在國內設置了“勇士”爵位,還重用殖綽、郭***等勇士,用以鼓勵人們的尚武精神。這樣一來,就使得一些流氓無賴、地痞惡霸在朝廷內外肆無忌憚,為所欲為,弄得家家關門,人人自危。身為相國的晏子眼看著齊國風氣日下,朝野上下怨聲載道,心急如焚。他曾多次勸說齊莊公要用勇力來實行禮義,不要靠威強立身,本暴力行事。然而齊莊公就是聽不進去。他見齊莊公不是一個從諫如流的人,便輾轉反側,憂心忡忡。其實,齊莊公即位后首先考慮的,就是怎樣對外用兵,建立武功,以提高自己的威望,鞏固自己的地位。因此,他對晏子的勸導,不但不聽,反而漸生嫌煩之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周靈王二十年(公元前552年),齊莊公不聽晏子勸阻,執意收留了晉國的下卿欒盈,還暗中將欒盈及其黨徒送入曲沃(河南陜縣南曲沃鎮)組織叛亂,并乘機攻打晉國。其后不久,又對晏子的勸阻于不顧,仍然一意孤行,興兵伐魯,終于激怒了晉國。晏子無奈,只好將家中貴重物品上充國庫,其余盡散周圍百姓,攜帶妻兒老小到東海之濱的一個小村,一邊打魚和耕田以維持生活,一邊密切關注著事態的變化。周靈王二十四年(公元前548年)五月,當晉國聯合眾諸侯意欲大舉伐齊的時候,齊國朝野上下驚慌萬狀。正巧在這時,齊莊公和大貴族崔杼的夫人棠姜私通的事,被崔杼知道了。于是,崔杼決定乘機殺死莊公以向晉國解說。這天,齊莊公大擺酒席,招待前來進貢的莒國國君黎比公,叫大臣們前來坐陪。崔杼稱病未去,齊莊公不但未加責怪,反而暗自歡喜,他又能去會見棠姜了。席罷人散,齊莊公以探病為由去崔杼家與棠姜私會,旋即被預先埋伏在宅中的勇土射殺,丟了性命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聽說齊莊公被崔杼所殺,不顧個人安危,毅然帶著隨從前往齊都去吊唁莊公。晏子來到崔杼家門前,他身邊的下人擔心地問他:“您將為國君而死嗎?”晏子說:“難道是我一個人的國君,我應該為他而死?”手下人又說:“那么我們何不逃跑呢?”晏子說:“難道國君的死是我的罪過,我要逃跑?”“那么我們還是回去吧?”晏子說:“國君都死了,我回到哪里去呢?作為萬民之主,難道只是為了利用他的地位來高跨于百姓之上?應當主持國政,作為君主的臣下,難道只是為了獲取俸祿?應當保衛******!所以君主為******而死,那么臣下就應該為他而死;君主為******而逃亡,臣下就應該跟他逃亡。如果君主只是為自己的私欲而死,為個人的事情而逃亡,不是他寵愛的人,誰敢承擔責任,為他而死,為他而逃亡呢?可是我現在又能回到哪里去呢?”說罷,晏子徑自闖進崔家,脫掉帽子,捶胸頓足,不顧一切地撲在齊莊公的尸體上,嚎啕大哭了一場,然后起身離去;崔杼的左右欲殺掉晏子,崔杼對晏子也早已恨之入骨,但轉念一想,對身邊的人說:“他是百姓所仰望的人,殺了他,我就會失去民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崔杼殺死齊莊公后;便和另一個大貴族慶封一起,立齊莊公的異母兄弟杵臼為國君,這就是齊景公。為了鞏固權勢;樹立威信,他把滿朝文武大臣都驅趕到太公廟上,派上千名兵馬內外把守,逼迫大家宣誓忠并服從他。稍有違迕,即被處死。已經殺了七個人,氣氛十分恐怖。輪到晏子了。大家屏住呼吸,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晏子。只見晏子從容地端起滴過血的酒杯;義憤填膺地對天悲嘆道:“可恨!崔抒無道弒君王。凡為虎作倀、助紂為虐者均不得好死!”說罷,便一飲而盡,怒目而向崔杼等人。崔杼惱羞成怒,惡狠狠地用劍頂著晏子的胸膛,要他重新發誓。晏子毫不畏懼,厲聲回答:“不管你是用刀砍頭,還是用劍穿胸,我晏子決不屈服!”崔杼怒火中燒,眼看就要下手。這時,身邊的一個心腹悄悄地對他說:“千萬使不得!您殺莊公,是因為他無道,國人反應不大,您如果殺了晏子,那可就麻煩了。”崔杼無可奈何,怒視著晏子離去?! ?/div>
                  齊景公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齊景公即位之初,對晏子并未重用,只是讓他去治理東阿(山東阿城鎮)。晏子一去就是三年,這期間齊景公陸續聽到了許多關于晏子的壞話,因此很不高興,便把晏子召來責問,并要罷他的官。晏子謝罪說;“臣已經知道自己的過錯了,請再給臣一次機會,讓我重新治理東阿,三年后臣保證讓您聽到贊譽的話。”齊景公同意了。三年后,齊景公果然聽到有許多人在說晏子的好話。景公大悅,決定召見晏子,重重賞賜他。誰知晏子卻推辭不受,景公好生奇怪,細問其故。晏子便把兩次治理東阿的真相說了出來。他說:“臣三年前治理東阿,盡心竭力,秉公辦事,得罪了許多人。臣修橋筑路,努力為百姓多做好事,結果遭到了那些平日里欺壓百姓的富紳們的反對;臣判獄斷案,不畏豪強,依法辦事,又遭到了豪強劣紳的反對;臣表彰和薦舉那些節儉、勤勞、孝敬師長和友愛兄弟的人,而懲罰那些懶惰的人,那些不務正業游手好閑之徒自然對我恨之入骨;臣處理外事,送往迎來,即使是朝廷派來的貴官,臣也一定循章辦事,決不違禮逢迎,于是又遭到了貴官的反對。甚至臣左右的人向我提出不合法的要求,也會遭到臣的拒絕,這自然也會引起他們的不滿。這樣一來,這些反對臣的人一齊散布我的謠言,大王聽后自然對臣不滿意。而后三年,臣便反其道而行之,那些原來說臣壞話的人,自然開始夸獎臣了。臣以為,前三年治理東阿,大王本應獎勵臣,反而要懲罰臣;后三年大王應懲罰臣,結果卻要獎勵臣,所以臣實在不敢接受。”齊景公聽完晏子這一番話;才知道晏子的確是個賢才,而深悔自己以前聽信了讒言,錯怪了晏子。于是,齊景公將國政委以晏子,讓他輔佐自己治理齊國。有一次,齊景公召來晏子請教如何興國安邦。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光復先君(指齊桓公)的偉業,重振雄風,晏子沉吟片刻,說道:“臣陪大王微服察訪一下民情,回來后再議興國大計,如何?”這齊景公本來就輕國事而重享樂,好高騖遠,華而不實。見晏子要陪自己微服私訪覺得很新鮮,便同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三士冢/晏子 
                  三士冢為一墓三墳,南北五十五米,東西一百一十米,封土高大。今墓四周已建圍墻加以保護。南設圓門和映壁,刻《梁甫吟》及摹刻“二桃殺三士”的漢畫像嵌于映壁。墳墓兩側置張遜三書寫的“三士冢”石碑。
                  傳說,諸葛亮曾經到此一游,作《梁甫吟》:
                  步出齊城門,遙望蕩陰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里中有三墳,累累正相似。
                  力能排南山,文能絕地理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朝被讒言,二桃殺三士。
                  誰能為此謀,國相齊晏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詩表達了諸葛亮對三勇士的同情,而對晏子進行了譏諷和譴責。
                  清代詩人趙執信也曾作《三士墓》詩:
                  石父當年脫網羅,留將三士竟如何?
                  孟嘗坐食三千客,拼將桃園殺幾多!
                  趙執信的觀點和感情與諸葛亮是一致的。而清代詩人崔象玨的《三士墓》詩曰:
                  勇士雖優兼智短,名心太重視身輕。
                  儀延并用終為亂,諸葛何須笑晏子!
                  崔象玨表現了否定三勇士的觀點,與諸葛亮《梁父吟》是大有不同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先進思想
                  要求統治者聽取下層的意見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居住于鬧市,很不安靜,房屋低矮潮濕,院中泥濘難行,但他卻堅持不搬遷,就是為了接近群眾,了解下情。晏子還認為:朝廷之上應該讓臣下充分發表意見,反對“朝居嚴”,他說:“朝居嚴則下無言,下無言則上無聞矣。下無言則吾謂之瘖,上無聞則吾謂之聾。聾瘖,非害******而如何也。”這些主張在當時是非??少F的。這是要求統治者在朝廷上,要有寬松的氣氛,使人敢于發表不同的意見。這比進步政治家鄭子產不毀鄉校聽取國人意見,更有積極意義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還進一步論述國君要聽取大臣的不同意見。晏子聘魯時,魯昭公問他:“語曰:‘莫三人而迷’。今吾以魯一國迷慮之,不免于亂,可也?”晏子對曰:“古之所謂‘莫三人而迷’者,一人失之,二人得之,三人足以為眾矣,……今魯國之群臣以千百數,所言者一人也,安得三哉。”雖然群臣很多,卻都是一些迎合國君的人,沒有不同意見,哪里算三人呢!晏子的這些話,與唐代魏徵“兼聽則明,偏聽則暗”有相同的意思,但卻比魏徵早提出1200多年。
                  主張賞罰有度,反對濫刑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齊國在法制上的腐敗主要是枉法濫刑。例如有人損壞了景公所喜愛的槐樹,景公就要殺死這個人。景公還要誅殺驚嚇了愛鳥的百姓。上行下效,齊國多獄多刑。“拘者滿圄,怨者滿朝”,因為受刑者多,買假肢的多,買鞋的少,所以市場上鞋便宜假肢貴。這樣,統治者失去了民心,危及了******安定。晏子向景公提出:“賞無功則亂,罰不知為虐”,應該“不因喜以加賞,不因怒以加罰”,應以法治國,“誅不避貴,賞不遺賤。”這和儒家“刑不上大夫,禮不下庶人”是******不同的。晏子的法治思想,被戰國時韓非等法家所繼承?!俄n非子·有度篇》記:“刑過不避大臣,賞善不遺匹夫。”這些與晏子的主張是相同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還進一步指出:“國無常法,民無經紀……賞不足以勸善,刑不足以防非,亡國之行也。”這是說,******沒有固定的法令治理政務,百姓就沒有綱紀可供遵循,要想“國有常法,民有綱紀”,就必須制法修令,以法治國。必須確定固定的法律,不可任君主隨時以言代法,以私意裁斷和賞罰。
                  要想廢除濫刑還必須“刑罰中于法,廢罪順于民”,就是刑罰合于法度,廢除罪名合乎百姓的心愿。還要“明王修道,一民同俗”。這是說,君王修定法令,必須和民間的風俗相適應,合乎民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反對不義之戰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認為,減少對外征戰,既可減輕百姓的賦役,又可保全百姓的性命,免遭戰火蹂躪,可以穩定社會生產活動,發展經濟,增長國力。他曾勸諫莊公征伐晉國是“奮乎勇力,不顧乎行義,勇力之士,無忌于國。”景公時,他勸諫景公不要隨意對外用兵,而應和鄰國和睦相處。不要“外傲諸侯,內輕百姓,好勇力”,導致“諸侯不悅,百姓不親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主張:“地博不兼小,兵強不劫弱。百姓內安其政,外歸其義,可謂安矣。”又說:“不侵大國之地,不耗小國之民……不劫人以甲兵,不威人以眾強。”這些主張充分表明了晏子的反對不義之戰的思想。晏子反對不義之戰,比墨子的非攻思想早了近一個世紀。
                  面對春秋時期的變革
                  有些人嘆為“禮崩樂壞”。在這個客觀現實面前,孔子主張“克己復禮”,而晏子則適應社會潮流,反對繁瑣的禮儀,反對久喪厚葬。 齊國歷來就有久喪厚葬的風俗。臨淄發現春秋時期的殉馬坑,一次殉良馬600匹。晏子認為:“厚葬破民貧國,久喪道哀費日。”拍馬溜須的寵臣梁丘據死了,景公欲“豐厚其葬,高大其壟。”晏子諫:“據之防塞群臣,擁蔽君,無乃甚乎?”言詞委婉,態度明確,景公“遂罷為壟之役,廢厚葬之令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指出:“今品人飾禮煩事,羨樂淫民,崇死以害生。”即是說,現在眾多的人,都講究繁瑣費事的表面禮儀,嗜好侈人心志的聲色舞樂,盛行厚葬久喪,使人破財傷身。他反對“累世殫國以奉死”,把貴重有用的器物貨財,盡可能多地當作陪葬品供養死人,因為這樣做,“無補死者而深害生者”。這顯示晏子講求務實的精神,不去追求不實用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的父親死了,他頂著社會輿論的壓力,治喪從簡。他的家臣說:“非大夫喪父之禮也。”認為這樣做與他家的身份不相稱,有些丟面子。晏子卻說:“惟卿為大夫。”意思是:諸侯相當于天子之大夫,而我只是諸侯之卿,不過相當于天子之士而已,父葬從簡是應當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犯顏直諫,匡正君過
                   《晏子春秋》記載晏子犯顏直諫,匡正君過的次數不下百次。劉向《晏子·敘錄》也說:“其書‘六篇’,皆忠諫其君。”晏子認為:“君正臣從謂之順,君僻臣從謂之逆。”又說:“見賢而進之,不同君所欲;見不善則廢之,不避君所愛。行己而無私,直言而無諱。”晏子諫君不怕得罪國君,不怕頂撞國君,對那些拍馬溜須、掩飾國君過錯之人非常痛恨。他多次指責景公的寵臣梁丘據之流。
                  齊景公大興土木役使百姓,筑路寢之臺,三年未息,又為鄒之長涂。晏子諫曰:“百姓之力勤矣,公不息乎?”進一步舉出楚靈王筑頃宮三年未息而民叛之。“靈王死于乾溪”等例子勸說景公,景公只好接受晏子的意見,停修這些工程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專制君權統治下,諫君對制約君權只能起到微弱的作用,并不能從根本上去限制君權。但是,有一點限制總比毫無限制要好一些。
                  思想與時俱進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對君、臣、民的關系有了新的認識。 他摒棄了管仲“尊君”“牧民”的思想,認為君、臣、民都屬于******社稷,臣、民不是君的私屬。齊國大夫崔杼殺死齊莊公,晏子不為齊君死。他說:“君為社稷死,則死之;為社稷亡,則亡之。若為己死而為己亡,非其私暱,誰敢任之?”像齊莊公這樣的昏庸之君,當然不能為他殉難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還認為:君不用臣,則臣可去。他曾對晉叔向說:“事明君者,竭心力以沒其身,行不逮則退,不以誣持祿;事惰君者,優游其身以沒其世,力不能則去,不以諛持危。”又說:“事君盡禮行忠,不正爵祿(不必為爵祿),不用則去而不議。”晏子曾辭官不就而東耕于海濱。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指出君民關系,應該“薄于身而厚于民,約于身而廣于世。”國君應該“意莫高于愛民,行莫厚于樂民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晏子生活于春秋中期,作為一個從政半個世紀的政治家,做出了他自己應有的貢獻。他是統治階級內部的改革派。他的思想受君權的限制,沒有全部實現。他的諫君及推行的一系列改革措施,堅決懲處一些統治者的腐敗行為,限制齊君過度榨取百姓血汗,雖然是為了姜齊政權的鞏固,為了統治階級的長遠利益,但同時,他的這些措施,也有利于發展社會生產,有利于保護百姓生命、改善百姓生活。春秋中期,產生了許多進步思想家、政治家,齊國的管仲、晏子,鄭國的子產就是這些進步勢力的代表,他們是促進社會進步的,不是阻止社會進步的保守派。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莊子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姓氏文化
                  欧洲杯开户平台 - App Store下载 16006771號

                  吉公網安備 22010202000339號

                  吉ICP備16006771號
                  地址:長春市南關區亞泰大街西,南湖大路南萬盛小區3號樓1601室 電話: 傳真: 郵箱:974154996@qq.com
                  欧洲杯开户平台 - App Store下载
                  国产精品无码视频你懂的首页|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在看|久久精品亚洲精品国产色婷|国产另类久久久精品网站

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o3koe"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o3koe"><kbd id="o3koe"></kbd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o3koe"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o3koe"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rp id="o3koe"><optgroup id="o3koe"></optgroup></r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rp id="o3koe"></rp><tt id="o3koe"><form id="o3koe"></form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video id="o3koe"></video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o3koe"><form id="o3koe"></form></strong>